美对俄制裁扩大至加密领域,比特币涨超14%

(图片来源:美OFAC官网)

当下,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已经蔓延到加密领域。3月1日,据彭博社报道,美国财政部发布新规,禁止美国人向俄罗斯寡头和实体提供任何支持,包括通过使用数字货币或加密资产进行交易,该规则于3月1日生效。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陈佳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首先美国政府部门在加密资产方面对俄制裁的具体手段和效果都是双向的,禁止俄公民和实体利用加密资产交易平台实现任何交易行为,其目的是为了打击俄方本就跛腿的实体经济和相对脆弱的金融系统从而实现制裁目的。

陈佳进一步表示,目前俄境内的Apple Pay与Google Pay基本被美方停运。美方若能继续完全停掉加密资产支付平台在俄运营,则俄方境内主要数字支付平台宣告中止,这将造成短期俄境内金融支付和清算紊乱。结合美方威胁将俄完全驱逐出SWIFT系统,俄对外贸易的支付渠道和交易平台也可能严重受损。

在新规发布的同一天,比特币价格短线拉升,从41800美元左右直接飙升至44000美元附近,24小时涨幅超14%;以太坊同步上涨,最高触及2974美元。截至记者发稿,比特币最新价格为44043.89美元,以太坊最新价格为2930.41美元。

对俄制裁已涉及加密资产

记者了解到,在新规发布之前,美国财政部已经要求币安、FTX和Coinbase等交易所屏蔽受制裁的人员和地址。但各交易所尚未表示将封锁所有俄罗斯用户。

2月28日,币安交易所表示,其将封锁已被制裁的俄罗斯个人的账户,但不会“单方面”冻结所有俄罗斯用户的账户。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不会对涉及俄罗斯地址的交易实施任何全面禁令,但会阻止那些可能涉及受制裁个人或实体的账户或交易。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孙宇林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资产,因其可以快速跨境流通且无法被有效监管,不仅是暗网第一大交易资产,在此次俄乌冲突中,也逐渐被相关地区部分民众利用其保障资产安全,同时加密资产也成为向乌克兰捐赠的一种资产类别。美国要求几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屏蔽受制裁人员的交易途径,是全方位制裁的手段之一。

北京计算机学会数字经济专委会秘书长王娟也向本报记者表示,由于战争预期和政策原因,俄罗斯的比特币持有和交易份额在该国经济中的份额比很多国家高得多。因此美国为首的北约也相应关注制裁俄罗斯的加密资产,作为一个新兴领域,其金融功能在俄乌战争中显凸显。

王娟进一步表示,一方面国际社会针对俄罗斯金融制裁不断加码;另一方面俄罗斯官方要求冻结和限制金融资产流出,作为不受政府紧急法案和金融管制影响的“货币”,加密数字货币能够匿名为俄罗斯关联资产提供流通转移和价值储备的渠道,事实上就是在履行数字黄金的功能。目前形势下,一些国际交易平台传出抵制或注销隶属俄罗斯NFT产品的行为,而暗网中俄系比特币等数字资产交易仍然高居首位。

记者了解到,俄罗斯在全球加密市场中占有重要位置。俄罗斯政府的一份报告估计,有超过1200万个由俄罗斯公民开设的加密货币钱包,涉及资金总额约2万亿卢布。据俄罗斯当地媒体The Bell援引政府分析中心的报告估算,俄罗斯占全球加密市场的份额约为12%。去年全球加密货币市场的平均市值为1.87万亿美元,俄罗斯的份额约为2140亿美元。

2月15日,俄罗斯央行宣布,已正式启动数字卢布试验,成功完成了首个公民之间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转账。

“俄方在战前就把加密资产交易系统进行了全面清理,切断了俄境内资本外逃的退路,并且俄罗斯央行正式宣布要部署CBDC体系,在积极应对北约各国已经陆续开启的金融战。”陈佳表示。

陈佳认为,不可否认,CBDC对俄当前缓解制裁影响确实具备一定的战略价值。原则上,俄方如果能在其境内顺利部署CBDC,那么至少可以填补居民进行数字支付的需求,对稳定国内物价,稳定经济基本面是有战略价值的。

“但是对俄外贸来说,俄方CBDC要想替代美元交易体系实现外贸正常化步履维艰。因为贸易要求俄方必须将其CBDC与交易对手方能接受的货币进行对接。如果俄方要购买国际大宗商品、芯片等战略资源,而很可能交易对手方只接受美元、黄金或者比特币。这样的话,俄方即使能迅速部署CBDC,也很难完全跨过美方在金融领域的封锁线。”陈佳如是说。

乌克兰发起加密货币捐款

事实上,加密资产在俄乌战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根据加密数据公司Kaiko的数据,使用卢布的比特币交易量已飙升至去年5月以来最高水平,而使用乌克兰格里夫纳币的交易量已攀升至去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2月26日,乌克兰官方推特账号发布了加密货币捐赠请求,并列出了接受捐赠的比特币、以太坊及美元稳定币USDT的地址。与此同时,乌克兰副总理米哈伊洛·费多罗夫也分享了三个加密钱包地址,敦促加密社区捐款并帮助乌克兰对抗俄罗斯军队。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向本报记者表示,乌克兰接受数字货币捐款,主要是因为近年来加密货币逐步进入全球主流金融体系,参与主体日益增多,使用场景不断丰富,受到了全球的广泛关注。此外,乌克兰目前金融环境的严重不稳定也会促使其拓宽外部的捐款渠道和形式。

根据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Elliptic的数据,自冲突开始以来,乌克兰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现已收到20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捐款,涉及超过 2.2万笔交易。

记者通过梳理了解到,币安交易所宣布向乌克兰捐款1000万美元,此外该交易所的慈善基金还为乌克兰启动了一个应急基金。FTX 的创始人Sam Bankman Fried也宣布,在俄乌冲突中将向每位乌克兰的交易所用户捐赠价值25美元的加密货币。

对此,陈佳认为,乌克兰接受数字货币捐款是很正常的渠道,因为冲突的原因从乌境外汇入的常规资金渠道受限,再加上捐助资金比较零散且有保密性要求。但是目前从总量上看并不足以成为战略胜负手,其兑换在当前时局也收到制约,战略价值远不如黄金和美元。

“然而不可否认,加密货币确实改变了当前美俄战略关系的部分格局——俄方未雨绸缪先发制人将加密货币提前清场避免了资本借助加密货币大举外逃的困境;而美方则借着加密资产在俄境内曾经比较发达的局面步步为营,陆续停掉了俄境内居民和外贸实体最后一个匿名数字支付平台的选择,对严重依赖能源出口的俄经济的打击面是很深的。可以说,加密资产是美俄战略较量的无声战场。”陈佳如是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Related Post